云母深屏影

高中狗,爱酒茨

王子和恶龙

★酒茨only
★十分短小

      恶龙爱上了一个王子。
      王子并不是高贵的,穿了高跟鞋左拥右抱的王子,而是穷困的、被国家抛弃了的王子,甚至身上没有一把普通的剑。
       恶龙并不是吃人的喜爱公主的恶龙,而是冷静好酒的恶龙,甚至懒于理会人类的挑衅。
       恶龙遇到王子的时候,王子全身都是伤,衣服破破烂烂,虚弱地在街上左歪右倒,被恶龙扶了一把,只是让他撑了一下,他就矢志不移地追着恶龙,直到恶龙爱上了他。
       然而王子快死了,不过几年,他的身体就撑不住了。恶龙向他求婚,王子眨着他的金眸,笑着对恶龙说:“挚友,我也很爱你,可是恶龙有恶龙的王子,习惯和使命,王子有王子的习惯和使命,你注定杀人,也杀了很多人,也注定要掳走一个公主,这是无法更改的,而我,茨木,一个王子,注定要保护我的子民,也注定要为子民和公主献上生命,即使我的子民背弃了我。”
       恶龙用他的紫色的眼睛瞧着他,抱住了雪发的王子,说:“你有一个妹妹,叫红叶。”
        王子愉快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恶龙看着王子死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恶龙杀了不少王子国家的人,和王子的国家签订了不再来犯的协定,带走了一个公主。
        恶龙把手放在王子的棺材上,哭了。

★求评论。
★求赞

伟人[一个系列]

#调子很诡


#如有不适请左上或右上


#人物:“我”原型为学生,“你”原型为黑化老师


#属于伟人系列,可结合英雄/主观拯救食用


#那么我们开始吧


我知道你吗?


我想要实现梦想。


我知道你。


我的努力,获得了人们的认可,我来到这里,加入了这里,我们得到了你的垂怜。


我被允许去见你。


我站在了毛玻璃前。

我们认识吗?


我触摸那毛玻璃,僵硬的,扎手。


我透过它看你,白茫茫地,只看见你的身影,在这片白中,你廖窕的轮廓,是唯一的黑。


我可以看见你的手,影影绰绰地,仿佛有尖锐的甲,你的影子群魔乱舞地摆,“谁?”,你说。

我们是敌人吗?


我扣响了毛玻璃。


你出现了。


你的指甲凑近了,尖锐的,淌着鲜红的血,我恍惚间,看见你的手离开我的胸口,带走了什么,白色的,散发出柔和的光。

我应当跟着你吗?


我看着你,心中迷茫,空白地,毛玻璃一样。


你微笑:“跟我走,带你实现你的梦想。”我摇摇晃晃地跟上,梦想?


我追随着你,眼中只有你唯一的黑。

我们都实现了梦想,我们是一样的,你心中最完美的人。


END


大概是老师磨灭了学生的个性,把学生打造成一个模子,并偷走了他们原来的梦想。


这样的人,不配当老师。


伟人(第一人称)

第一人称
人物原型真实存在
可能存在轻度变态
如果以上均可我们开始吧。
与英雄/主观拯救等配合食用更佳

我是一个伟人。
我一直这么坚信着。成为伟人是我很小很小时的梦想,而现在,因为我热爱的、愿意为之献出生命的道义,我成为了一个伟人。
我培养了一个又一个的善,他们平和,等待学习有骨子里的热情;他们听从我,他们导师的劝导,不断地信服着善行;他们从我手里走出去,身上晕染着善的白芒。
我,一个如此卑微低劣的人,培育出了这样多的听话的善,于是道义洗涤了我肮脏的灵魂,清除了我指间的鲜血,我是善了,我成为伟人了。
我要培养更多的善,站在善的最高峰,拥有最纯粹的灵魂。
我不允许肮脏与鲜血污染它。
世界依然是善的。
哦!天哪!那是什么!
那个平白无奇,她的嘴张张合合,她在做什么!哦!天哪!我不敢相信,她在撒谎!她身上的白芒消珥了,散发了恶的黑雾!
她背弃了我辛苦教导的善,投向了恶的深渊,天哪!我不允许她投向恶,她的灵魂会沾满污泥,她会污染我的灵魂!
不,不行,我要拯救她,拯救道义,为了道义,她必须消失!
她哭了,恶的哭泣,即便是善,也不会相信的,来吧,可恶可怜的恶,你必须接受善的普照了。
她的血染满了我的双手,洒了我一身,是红色的,热气蒸腾的,却也是散发着白芒的。没错,我又得到了善。我不禁笑了,心中满是宽容地弯下了腰,向我的道义致敬。

--end

话说你们不觉得像狗子吗?
我写完了 @律则  @副院长是我

伟人(第二人称)

第二人称

人设部分真实
如果以上皆可我们开始吧。

这个世界上,存在着纯善、纯恶和平白无奇。而纯善一定会压倒纯恶,感化所有的平白无奇,最终,世界上只存在纯善。
你一直这样坚信着,认为这是无上的真理,而你,便是纯善的代表之一,你虽然如此渺小,如此卑微,但你是精神上的伟人,随着善的传播,你也一定会成为无上的伟人。
一切是如此顺利,纯善顺利地如你所料的传扬了,人们在你的引领下对善纳头便拜,虽然有不少恶反抗,但都无伤大雅,因为他们都被善湮灭了。
你自得其意,突然,是那么突然,善开始减弱了,只有微小的那么点儿,你也感受到了。
啊,“恶”在那里,她撒着谎,眼神闪着波光,泪光粼粼,娇弱的面容上挂着泪痕。果然,“恶”都是可恶的、诱人堕落的。
你愤怒了,在你的面前,“恶”居然敢出现,还违逆你的意愿,一直欺骗你,质问你。
你举起了善,向“恶”刺去。
你是善的,你一定是个伟人,你自得其意。你的身上落满了“恶”的鲜血,你看到了普世的白光。你虔诚地弓腰,露出了慈悲为怀的笑。

_end

开心到炸裂!小天使!!疯狂摸白毛!!昨天刚到!!

开心到炸裂,我有小天使了。

汤逊湖畔